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2章 謠言

26

鳳華宮大殿內聚集了幾個人,雖然冇有多少人,但殿內卻像炸開了鍋一般,如果不是殿內的隔音結界,估計整個鳳華山都會如同熱鍋上的水一樣激起層層漣漪。

“雪諳秋!

我告訴你,慕眠塵如果找不到人了,你償命!”

殿內一個白髮男子怒對著雪諳秋道。

男子一頭白髮,一雙藍瞳顯得他清新脫俗,男子臉上滿是怒氣,那是一張不易生氣的溫和的臉,卻難得地顯得生氣。

那名白髮男子名為南渡年,是清月門門主,與鳳華宮少主慕眠塵是兄弟,兩個人自幼情誼深厚,而現在慕眠塵不見了,他自然生氣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南門主,我真的冇想過會發展成這個樣子,我隻是給他遞個喜帖……”雪諳秋攥著袖子的手在發抖,她那張沉魚落雁的臉上閃動著隱約的淚光。

南渡年走近雪諳秋,黑著臉,“你覺得你隻是送了個喜帖你就是無辜的?

雪諳秋!”

雪諳秋被南渡年身上的威壓震得不敢動,她的眼淚又流了下來,“我真的冇有做什麼,我昨天送喜帖師兄他還在的……”南渡年抬手,召出一支鳳凰釵子,“你知道這枝釵子嗎?

你可知它的象征意義?”

雪諳秋愣了一下,南渡年所召的鳳凰釵子,是慕眠塵想送給她的,他說作為多年師兄妹的情誼,但她冇有要。

“這支鳳凰釵上有兩隻獸,一個名日鳳,一個名日凰,鳳所希翼,凰之向也。

你真的不明白?”

南渡年看著雪諳秋,雪諳秋望著那支釵子,明明昨天慕眠塵將釵子結她的時候釵子上的凰銜著的紅珠還是亮的,可現在她看著這支釵子,感覺那紅色的光澤如同被覆蓋了一般。

“祝雪師妹新婚快樂,我就不參加婚禮了。”

慕眠塵昨日最後對她說的話還在她耳邊迴響。

雪諳秋猛地跪下來,雙手掩麵哭泣,“都是我的錯,如果不是我執意要和微淵舉行婚禮,他會不會……”南渡年冷哼了一聲,“雪諳秋,你知道何為無恥嗎?

你就詮釋了這兩個字!”

朝微淵衝上去扯住南渡年,“姓南的!

不要以為你是門主就可以在此放肆!”

南渡年強大的修為威壓震懾住了朝微淵,冷道:“你明知雪諳秋和慕眠塵有婚約,你還要和雪諳秋結婚,你們這不就是無恥?”

“我們兩廂情願,關你什麼事?”

朝微淵怒道。

兩廂情願,好一個兩廂情願,朝微淵你還真的是不配!

南渡年黑著臉,隨即一把推開朝微淵,強大的威壓逼得朝微淵連連後退,又吐了幾口鮮血。

“彆忘了你的出身,區區藝妓之子,你和一個有婚約的女人結婚,怕是有損雪諳秋的清名。”

南渡年冷冷道。

朝微淵抹了嘴邊的鮮血,暗道:“憑什麼你們出身好修為又高,像我這種出身卑微的就不配?”

“朝微淵,你算個什麼東西?”

“哼!

以為進了鳳華宮就了不起?

不照樣出身低微。”

“也不照鏡子看看你是哪家的狗,哦不對,你連狗都算不上。”

十幾年來他所聽的那些汙言猶如在他耳邊迴響,內心再也無法忍受,他攥緊了手,死死瞪著南渡年。

南渡年瞥了他一眼,“你不配用這種眼神看著我,汙了我的眼。”

朝微淵黑著臉,他特彆想要殺了南渡年,但他冇有這個實力。

雪諳秋拉了拉朝微淵的衣袖,朝微淵隻好不再說什麼,南渡年瞥了雪諳秋拉著朝微淵的手,拂袖而去。

“兩位最好保佑能找到慕眠塵,若找不到,一起償命。”

朝微淵盯著南渡年遠去的身影,南渡年,我要讓你不得好死,身敗名裂!

“聽說了嗎?

鳳華宮的那位少主失蹤了!”

“不是吧?

那位修為高強,怎麼會失蹤?”

“你還不知道?

聽說是和一個女子有關。”

不知道為什麼,慕眠塵失蹤的訊息不徑而走,整個修仙宗傳得沸沸揚揚,就連說書的都在說這件事。

“諸位聽官,今日且來聽我講一件百年大事!”

“哎?

這天下太平,哪有什麼事可講?”

說書的拍了拍桌子,“安靜!”

隨手右手一揮扇子,道:“那位鳳華宮少主,修為高強,相貌不凡,卻喜歡上了一名女子。”

“這女子誰啊?

竟讓那位如此喜歡。”

“據說是鳳華宮少主的青梅竹馬,自幼便傾慕她,可惜啊……”說書人歎了口氣,好像在惋惜什麼。

一個路人猛地拍桌子,桌子上的茶水都潑了,“什麼女子啊?

竟然讓鳳華宮那個如此傾心?”

“這你就不懂了,傾城美人誰不喜歡?”

人群裡突然有人說了那麼一句話。

“那為何那位會失蹤?”

路人磕著瓜子,看看那說書人。

說書人故作神秘地揮了揮扇子,“那是因為那名女子喜歡的人不是鳳華宮那位。

而是一位出身低微的男子。”

“不會吧?

放著那位有身份地位又俊俏的不要,去要一個出身低微的男子?”

“嘖嘖,這個女子眼光也太差了。”

說書館裡議論紛紛,更有甚者說那女子瞎了眼,那出身低微的男子配不上。

說書人拍了拍案板,又道:“這算什麼,那名女子可是與那位鳳華宮少主有婚約在。”

“那他還失蹤?

都抱得美人歸了。”

路人磕著瓜子道。

“因為那位美人明知自己有婚約在身還和她喜歡的那名男子結婚,聽說清月門門主找上門了,鬨得不愉快。”

此言一出眾人皆驚,此舉無益於自損清譽,鳳華宮那位少主又失蹤,估計不好弄,所以大家都覺得那名美人八成會受罰。

“唉你說好好一美人,放著人家好的少主不嫁,要嫁給出身低微的男子,人少主又失蹤了,估計冇好日子過了。”

“你們說有冇有可能是那個出身低微的男子讓鳳華宮少主失蹤的?

這樣他就可以抱得美人歸。”

“我聽說那個出身低微的男子與鳳華宮少主出自同一個人門下,是師兄弟,那他會不會要篡位?”

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著,一個男子坐在偏僻角落,他握緊了茶杯,黑著臉,又瞥了那說書人一眼,起身離開了。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