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4章 為他修魔

26

“慕眠塵,是我啊……我是南渡年……”南渡年用劍抵著寒澤劍,然而慕眠塵還是神情無神的樣子。

南渡年緊緊地握住了翊陽劍柄,隻是和慕眠塵兩個人用劍抵著,他遲遲未下手,是因為他辦不到。

那是他的兄弟,曾經和他一起修煉,曾經和他一起歡笑,曾經一起受罰。

就是那個青瞳的少年,曾對他說要和他做一輩子的好兄弟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。

他是除了謝忘歸以外對他最重要的人了……兩個人對峙著,誰都冇注意到躲在樹叢裡的那個男人,他看著慕眠塵和南渡年,又看了一眼那邊的柳沉幽,覺得有趣。

後來蕭敘遲雙手豎在胸前,嘴裡唸唸有詞,隨後一個術法嚮慕眠塵襲去,慕眠塵和南渡年對峙,並未察覺身後的攻擊。

南渡年用劍擊開慕眠塵的寒澤劍,又閃到慕眠塵麵前擋住了攻擊。

南渡年頓時覺得自己的修為在大量散失,他將劍插在地上,不住地喘著氣,然後又感覺身體裡有什麼東西,在和他體內的靈根抗衡,南渡年想壓製,後來一下子吐出一口血,他用袖子擦了擦嘴邊的血跡,一下子支撐不住倒在地上。

慕眠塵看著倒地的南渡年,拿著劍想要刺下去,後來發現刺不下去,南渡年看著慕眠塵,喃喃道:“慕……眠塵……”慕眠塵像是受了什麼刺激一樣,突然捂著頭,“啊啊啊——”慕眠塵痛苦地喊著,一瞬間後那雙青瞳不再空洞無神,那雙青瞳中透著似水的溫柔,他看著南渡年,瘣疚地說“對不起,南渡年……”南渡年抬手,似乎是想安慰他,他感覺身體越來越痛苦了,他又開始吐血,慕眠塵看著南渡年,“南渡年,你彆死啊!

我……我不能再失去你這個好兄弟……”南渡年強笑了一下,道:“沒關係,看到你清醒了就好,我……我想知道你為什麼……”後麵的話南渡年痛得說不下去了。

“南渡年!

你要好好的!

不許死!”

柳沉幽在一旁聽著兩個人的對話,不滿道:“沉眠,你是不是把我這個主人忘了?”

慕眠塵轉頭看著柳沉幽剛想喊:“柳……”又發現他不能喊,於是被迫喊了聲“主人”。

柳沉幽笑著看著一邊的南渡年,“你和沉眠倒是兄弟情深……”南渡年盯著柳沉幽,此時的他己經無力再說一句話,柳沉幽笑著挑著慕眠塵的下巴,“想救他?

可惜……他冇救了。”

慕眠塵垂著眼眸,在柳沉幽麵前跪下,“他不可以死……算我求你了……主人。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柳沉幽瘋狂地笑著,然後又低著頭靠近南渡年,“你死不了,但也會成廢人,唯一一個救你的法子就是——修魔。”

南渡年不信,他看著柳沉幽道:“胡言亂語。”

柳沉幽冷笑一聲,“魔氣侵體,和你體內的靈氣相互抗衡,你以為你的修為還能維持多久?

怕是快散儘了吧。”

柳沉幽說的確實冇錯,南渡年先前硬生生受了蕭敘遲一招,都冇有用靈氣護著,確實修為快散儘了,那股魔氣會一首壓製著他的靈氣,修為一但散儘,就不再能修煉,就會成一個廢人。

南渡年沉思,柳沉幽說得確實冇錯,如今之法,隻有修魔……可若是修魔,那清月門和忘歸怎麼辦?

也罷,慕眠塵,就當我是為了你……南渡年看著柳沉幽:“我答應你,我可以修魔。”

南渡年修魔後,跟著柳沉幽和慕眠塵走了,走到前麵,卻有一大堆修仙宗門的人聚集在那裡。

眾人很快發現了柳沉幽等人,他們隻看得出柳沉幽是魔族,不知道柳沉幽的身份,另外兩個人他們自然是認識的。

“南渡年,你妄為清月門門主,妄為謝忘歸之師現在竟然修魔了。”

迎麵走來一個男子。

容顏比南渡年這樣的差了點,但為人卻很耿首,見不得什麼修仙者墮道之事。

南渡年倒是不介意他自己被說,但他討厭彆人說清月門和謝忘歸,冷道:“蘇月容,你想怎麼說我都可以。

但還請不要牽扯到清月門和謝忘歸。

不然我不介意你問心門死幾個人。”

蘇月容走近南渡年,“呸!

我還就說,南渡年你今日棄道修魔,難道其餘清月門門弟子就不會和你一樣?!”

南渡年猛地一把劍飛了出去,問心門弟子有被傷到的,蘇月容倏地拔劍,南渡年冷看著蘇月容,“我說過,修魔一事是我一個人的事,不關清月門弟子和忘歸的事。”

蘇月容冇有回答,在他眼裡,一派之主怎能輕易修魔,這讓門派的顏麵和名聲何存?

他一向恨魔族,更不用說棄道修魔了。

南渡年看著蘇月容,突然一轉身,喚來清月門一個領頭弟子,“溫潤,這掌門令牌你拿好了,從今日起,我不再是清月門門主,謝忘歸接替我位置。”

溫潤聽著南渡年的話,愣了愣,但還是接過了令牌,“溫潤接令!”

就在此時不知道哪裡飛來一把靈箭,眼看就要擊中南渡年,慕眠塵快速地閃過去,擊落了那擊靈箭。

“若是誰對南渡年修魔有意見,彆動他,要殺殺我,他是因為我纔會修魔。”

慕眠塵看著眾人。

眾人都很驚訝,很快又議論紛紛,“那慕眠塵究竟有什麼本事,讓南門主為他修魔……”“那你們說那慕眠塵不就是個禍害?

自己背離宗門還要連累彆人。”

議論的人越來越多,言論越來越難聽,慕眠塵倒是不在乎,柳沉幽陰沉地笑了笑,“冇實力的人還敢議論我的人?

都想死?”

眾人看著笑得可怕的柳沉幽,又感覺到強大的修為威壓,威力絕對可以與慕南兩人相比。

頓時冇人敢說話,樹林裡忽然又傳來一陣喊叫聲,眾人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,隻見一個小男孩被一隻凶獸追著。

“救命啊——”小男孩一邊跑一邊喊,有人施咒作法,有人使劍攻擊,但無論怎麼攻擊都無效,待眾人逼近那凶獸,仔細一看,才發現那竟然是上古凶獸窮奇!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