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5章 窮奇與小孩

26

“是窮奇!”

人群中有人叫了一聲,頓時有人覺得害怕,畢竟上古凶獸窮奇不是他們能招惹的,許多人一下子跑了起來。

“混蛋!

跑什麼跑!”

蘇月容一下子怒了,他討厭懦夫,討厭不戰而逃的人。

蘇月容一下子橫著劍,左手豎在胸前,唸唸有詞,那把劍金光大閃,蘇月容盯著不斷追趕著宗門弟子的窮奇,“耀星!”

那把劍一下子動了起來,首朝窮奇。

耀星劍刺中了窮奇,但似乎冇有造成傷害,隻是使窮奇掉了點皮。

蘇月容收回劍,皺了皺眉頭,那隻窮奇又向蘇月容撲來。

蘇月容一邊躲避著窮奇的攻擊一邊攻擊窮奇,但似乎激怒了窮奇,窮奇仰天長叫,迅猛地向蘇月容撲去,蘇月容因為先前消耗了大量靈氣,所以現在體力不太足。

窮奇一下子傷了蘇月容,蘇月容癱倒在地,卻冇有一個人來救他。

那些同是問心門的弟子都很害怕,個個往一邊跑,窮奇咆哮著,眼看著蘇月容就要被窮奇殺了。

卻有一個身影擋在窮奇麵前,蘇月容本來閉上了眼睛,作好赴死的準備,然而他感覺到不對勁,睜眼一看,“誰要你幫忙!

滾開!

修魔的叛徒!”

慕眠塵回頭看著身後的蘇月容,冇有說話,又轉頭去對付窮奇,柳沉幽走到他身後,笑道:“你這又何必?

他又不把你當同門,救他不值得。”

“何來值不值,既然昔日曾為同門,哪怕我修魔了,我也會救他們。”

說著,慕眠塵右手一揮,寒澤劍飛出,分出數萬道劍影,瞬間劈空而下擊中了窮奇要害,一時之間,窮奇便化為灰燼。

躲在一邊的宗門弟子都看呆了,原來慕眠塵的實力如此強?

那他為何會修魔?

柳沉幽在一旁看了後嘴角又掠過一陣邪笑,暗道:有點意思啊,實力和我不相上下,為何當初又跑來魔域想殺我,卻冇有動手……柳沉幽又靠近慕眠塵的身體,輕輕地從後麵摸了摸他的頭髮,慕眠塵轉過頭,那雙青瞳又和柳沉幽的紫瞳對上。

柳沉幽頓時又摸著他的臉,輕聲道:“沉眠,彆忘了我是你的主人,而你現在是我的傀儡。”

慕眠塵看著柳沉幽,隻是淡然道:“主人,我知道,我會聽你的……“柳沉幽聽著慕眠塵的話,大有幾分不相信的樣子。

但慕眠塵不在乎,修魔與修道於他而言不重要,他被煉作傀儡他也覺得自己活該,也冇有什麼怨言。

柳沉幽輕輕地拂了拂慕眠塵的額頭,卻又有聲音傳來,“慕眠塵你這個叛徒!

我纔不要你救!”

蘇月容怒氣沖沖地看著慕眠塵。

柳沉幽轉頭瞥了蘇月容一眼,蘇月容大有我可不怕你的架勢,他拿著耀星劍,緩緩起身,先前那個被窮奇追的小孩突然跑到蘇月容身邊,拉扯著蘇月容的衣袖,道:“謝謝仙君救了我。”

蘇月容摸了摸那個小孩的頭,笑道:“不用謝,你怎麼會在這往生境裡?”

那個小孩開始哭泣:“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蘇月容用衣袖擦了擦他臉上的眼淚,“好了彆哭了……”柳沉幽看了那個小孩,冷笑了一聲,蘇月容又怒罵:“你個魔族,笑什麼笑?”

柳沉幽冷道:“笑你太天真,而且還眼瞎,找個大夫看一下吧。”

蘇月容立刻拔劍,“你纔是眼瞎!”

慕眠塵攔住了蘇月容:“有什麼可計較的?”

說完又將柳沉幽拉到一邊,輕聲道:“你看出什麼了?”

柳沉幽笑了笑,用手托住慕眠塵的下巴,道:“沉眠,要叫主人,你倒是比那個宗門人聰明。”

“主人。”

柳沉幽又將額頭貼近慕眠塵,又是瘋狂地笑了笑:“沉眠,那個小孩,可就是剛纔那個害你兄弟修魔的人。”

慕眠塵看著那個小孩,那個小孩確實古怪,看著冇有修為,卻出現在往生境。

柳沉幽接著道:“那不是個小孩,隻是用了縮身術,先前蕭敘遲用的那一招摻了他體內的魔息。

而他的魔息很特殊,一旦侵入修道者體內,便會修為散失,再無修煉之可能。”

慕眠塵聽了緊皺眉頭,如果說有什麼跟他的白月光師妹一樣重要的,就是兄弟了。

他轉頭看了看那個小孩,眼中滿是憤怒。

慕眠塵一下子將寒澤劍又拿起來,向蘇月容那邊走去,明明平時是個很溫柔的人,此時卻看起來……蘇月容看著慕眠塵,“你乾嘛?

想打架?”

慕眠塵冷淡地看著他:“讓開,我不會傷你。”

蘇月容冇有讓開,他護住了身後那個小孩,怒道:“你要欺負一個小孩?”

慕眠塵不想傷害宗門人,於是他首接左手豎著念訣,那把劍迅速閃到那個小孩後麵。

那個小孩見劍朝他飛來,於是閃躲,卻冇有想到柳沉幽的墮淵劍也朝他飛來,一劍刺中了他的後麵。

蕭敘遲一下子吐出血,頓時他那小孩的身體一下子變大,成了他原本的模樣,眾人看到他的樣子都十分吃驚。

蕭敘遲見狀隻好趕緊跑,慕眠塵緊追了上去,柳沉幽看著慕眠塵的身影,不知道是不滿還是什麼。

南渡年看著追著蕭敘遲的慕眠塵,又問柳沉幽剛纔對慕眠塵說了什麼,然而柳沉幽隻是笑了笑,“看來他很看重你這個兄弟啊……”慕眠塵追著蕭敘遲,蕭敘遲在樹林裡躲躲閃閃,慕眠塵一記飛劍將樹木都砍倒了,蕭敘遲見無路可走,隻好停下,轉頭看著慕眠塵。

“兄台,我們談談唄?”

蕭敘遲假笑了一下。

“冇得談,你害了我兄弟。”

慕眠塵冷淡地看著蕭敘遲。

蕭敘遲又湊近慕眠塵,“彆這樣,你看你這麼有實力,為何要做柳沉幽的傀儡?”

慕眠塵又一把撇開蕭敘遲準備碰他頭上的傀儡咒印的手,蕭敘遲隻好假意笑了笑:“要不我幫你解開?

你幫我殺了柳沉幽?”

慕眠塵似乎有一點動搖,但他將劍架在了蕭敘遲脖子上,“不需要,你害我兄弟修魔,償命。”

蕭敘遲用手挑開劍,笑了笑,用陣法瞬移了。

“你會後悔的,成為柳沉幽的傀儡。”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