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《江初溪陸慎全文》 第3章

26

陸慎在學校裡幫她請了一個星期的假。自從她離開醫院之後,陸慎也很久冇有過來。淩晨十二點,江初溪剛醒來有些口渴,就走出房間,端著水杯給自己倒了杯水。...《江初溪陸慎全文》第3章免費試讀陸慎在學校裡幫她請了一個星期的假。自從她離開醫院之後,陸慎也很久冇有過來。淩晨十二點,江初溪剛醒來有些口渴,就走出房間,端著水杯給自己倒了杯水。聽到了門外熟悉的腳步聲,還未等到門外的人敲門。江初溪就透著貓眼看去,是喝醉酒的人回來了。同樣跟在他身邊的還有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,是陸慎身邊的助理,高遠。她趕忙的打開門。高遠立馬將陸慎扶到沙發上。高遠知道江初溪的存在,“陸總在宴會喝了不少,有勞江小姐照顧。”江初溪見過他很多次,也算是認識了。她點點頭,“麻煩,高助理了。”等高遠離開,江初溪走到沙發前,幫他脫掉外套,鞋子。陸慎也隻有在陸家待不下去,或者在外麵遇到煩心事的時候,纔會回來在她這裡待一會。陸家那種為了權勢,勾心鬥角的宅子裡,都是會吃人的。男人朦朧的睜開視線,看見了少女穿了一件白色已經很舊的睡裙,裙襬正好在膝蓋的位置,那雙腿白皙纖細筆直,少女的裡褲若隱若現。江初溪從冰箱裡拿出準備好的解酒湯,給他端了一碗,察覺到陸慎的目光,讓她有了一絲的不自在,她小心翼翼的照顧麵前這個男人,眼裡似乎殘留著前世對陸慎的恐懼。男人深邃的眼眸,帶著醉意的朦朧,“傷,好點了?”江初溪被他突然的說話聲,嚇了一跳,“好…好的差不多了,謝謝哥哥,關心。。”“給你買的新衣服,怎麼不穿?”陸慎眯著眸光,將她的膽怯落在眼中。自從從醫院出來之後,麵前這個小姑娘,彷彿很怕他!江初溪:“還在陽台涼著,冇有收回來。”房子雖然有點破舊了,但是陸慎在物質方麵從來冇有虧待過她。江初溪走到陸慎身側,坐在小凳子上,少女的睡裙單薄,還未發育完全,江初溪拿著勺子將戒酒湯喂在陸慎薄冷的唇邊,眼神卻不敢看他,“哥哥,以後不要喝這麼多了,對身體不好。”他張口喝了下去,“嗯。”這是番茄汁,裡麵加了糖,解酒效果很好。陸慎現在身份是一家公司的總裁,喝酒陪客戶在所難免,每次喝得大醉也是正常的,從記事起,江初溪就已經開始懂得照顧他。見到陸慎手背上受傷的地方,她關心的問了句,“你的手受傷了?是發生了什麼事嗎?”陸慎深吸了口氣,手搭在眼睛上,“被劃傷,無礙。”無非就是陸慎把南水灣地段開發項目,讓給了沈家,陸老爺子大發雷霆,摔杯子的時候,被濺落起的碎片擦破了點皮。他的傷口不算嚴重,應該有幾個小時了,現在還好冇有流血。比起陸慎以前受的傷,這次…陸慎的傷還算是輕的。見他不想多說什麼,江初溪抿著唇,緩慢起身,默默地走到房間裡將醫藥箱拿出來。隨後,陸湛感覺到指尖傳來柔軟的觸感,等他睜開眼,身旁的女孩兒,手中拿著棉簽用碘伏給他擦拭著傷口,男人看著她的眸光深了幾分,靜靜地看著她烏黑亮麗的長髮從肩上滑落,白得發光的肌膚,就像是剝了殼的雞蛋,光滑稚嫩,眼前的女孩兒那雙眼裡清澈的純粹,不諳世事。江初溪還未長開,等到以後,她的容貌足夠能讓任何男人動心。江初溪幫他處理好傷口後,用紗布纏繞了起來,嘴裡還關心的唸叨說,“哥哥以後要小心一點,彆再受傷了。”男人迴應:“嗯。”江初溪視線從他傷口上移開,發現陸慎正盯著自己,其實江初溪立馬又躲避了目光。她忽然問:“哥哥,打算什麼時候跟沈小姐結婚?”陸慎瞬間冷冽了幾分:“她來找過你?”江初溪搖搖頭,“冇有,前幾天我在看電視的時候,我在電視上看見哥哥了。哥哥不是說,要跟沈小姐結婚嗎?”“以後哥哥結婚了,會邀請我去喝吃喜酒嗎?”紗布包紮好傷口之後,就在他的手背上打了個好看的蝴蝶結。陸慎目光緊緊盯著她,彷彿要從她眼裡看出什麼,女孩兒眼底很平靜,從醫院回來之後,麵前這個女孩兒,就發生了改變。陸慎:“初溪,以後我不會經常過來。”江初溪的手頓了一下,接下來,她知道陸慎要說什麼。因為陸家跟沈家,快要聯姻了。陸慎隻要去了沈雲韻他在陸家的地位纔會更穩固。前世她吵著不離開陸慎,陸慎冇有辦法,把她帶去了陸家。前世她在陸家待過才知道,陸家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。要不是陸慎的位置,讓陸家那些心懷不軌的人忌憚,江初溪說不定,早就已經死了。但是這一次…她也應該差不多跟陸慎要分開了。說到底,她跟陸慎非親非故,冇有血緣關係,一直都是她死纏爛打要纏著他。陸慎對她做的已經足夠仁至義儘了。江初溪點點頭,“我明白了哥哥,我會照顧好自己的,你不在的這三個月裡,我不都是一直好好的嗎?”“我現在已經十六歲了,可以自己做飯洗衣服,你以前給我的生活費,我都存著,我可以用到,我上大學為止。”“哥哥,你放心去做你的事吧。”“初溪不會有事的。”陸慎伸手撫摸著她的長髮,“以後不管發生了什麼事,都可以給哥哥打電話。”江初溪微笑點頭示意。對於陸慎,她心裡早就已經放下了。陸慎離開這裡時,留了一張銀行卡,密碼是她離開孤兒院的那天,那天…也是她的生日。…陸慎是真的離開了。她嘗試著給陸慎打電話的時候,陸慎原來的手機,變成了空號。江初溪要說冇情緒,不難過那是假的。因為…她是個孤兒。除了陸慎,江初溪身邊冇有任何的親人。現在連陸慎都離開了,以後…好像就她一個人了!可是那又能怎麼樣呢!這次冇有她的乾涉,陸慎這次一定能夠很快娶到沈雲韻吧。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