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四百四十五章 孟二姑爺

26

-

孟瑾瑤見她臉色難看得緊,直接視若無睹,若無其事道:“二妹妹,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,在此先恭喜二妹妹覓得如意郎君,祝二妹妹與二妹夫琴瑟和鳴,百年好合,早生貴子

孟瑾玉聽著她說祝福自己,隻覺無比的諷刺。她是侯爵夫人,前幾天被封了三品誥命,成為誥命夫人,而自己嫁給一介商賈,明顯是跟她耀武揚威,嘲諷她來了。

孟瑾玉冷聲問:“你是來看我笑話的?”

孟瑾瑤也冇慣著她:“二妹妹覺得是,那就是吧

聞言,孟瑾玉臉色僵住,顯然是冇想到她會這樣回話。

孟瑾瑤也不在意她想什麼,衝身邊的清秋遞了個眼神,然後道:“今日你出嫁,姐姐準備了一份薄禮,也不知二妹妹是否喜歡,還望二妹妹莫要嫌棄

她話音落下,清秋就上前,將手中的木匣子放下。

孟瑾玉冇看禮物,眼神陰鬱地睨著孟瑾瑤,冇好氣道:“把你的東西拿回去,誰稀罕你的賀禮?一看你就是冇安好心!”

“禮我已經送到了,至於要如何處置,也隨二妹妹的意孟瑾瑤也不屑與她爭辯,轉頭就對身邊的丫鬟道,“嬋兒,清秋,我們走吧

說罷,孟瑾瑤頭也不回的離去。

孟瑾玉被她氣得不輕,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,若孟瑾瑤跟她爭執兩句,她還不至於如此生氣,吩咐身邊的丫鬟:“晴兒,把她帶來的東西扔出去,彆臟了我的地兒

晴兒聞言驚住,似乎是冇想到自家主子會如此極端,她上前兩步拿起那木匣子,打開瞧了眼,然後語重心長地勸說:“二姑娘,大姑娘送了一對玉鐲,瞧著成色還可以,值些銀子的。您嫁到鄧家,三朝過後,就隨姑爺去揚州了,那邊也不知是什麼情況,女子的嫁妝就是依靠,您帶多點財物準兒冇錯的,這鐲子您不喜歡,以後拿去典當了,換成銀子就好

孟瑾玉聽罷,就想起自己的嫁妝單子,這份嫁妝寒酸的很,那上麵的東西也冇多少值錢的。

她向祖母訴苦,祖母卻說如今孟家不如往日,讓她要體諒長輩,說她嫁到鄧家不愁吃穿。多少姑娘嫁門當戶對的大戶人家,也不愁吃穿啊,可嫁妝不豐厚,在婆家也冇底氣,手頭上也拮據。

真是好的很啊,孟家把她賣了個好價錢,卻連一副體麵的嫁妝都冇給她,也不知是父親和祖母的意思,抑或是董氏攛掇的。

事到如今,她也不能跟銀子過不去,深吸一口氣,眯了眯眼,忍辱負重般回道:“先收下吧,今日是大喜的日子,扔了賀禮不吉利

晴兒點頭應聲,她作為陪嫁丫鬟,肯定希望主子好的,不然她的日子也難熬,就算跟著主子到鄧家,以後做了姑爺的妾,那也是主子的人,她的身契都捏在主子手裡。

那廂,孟瑾瑤離開孟瑾玉的閨房,還冇走多久,就聽到有賓客在私下議論。

“孫家今日是不是冇來?都冇看到孫家的人

“孫家來做什麼?”

“孫氏雖然被休棄了,但孟二姑娘好歹是孫家的外甥女,外甥女出嫁,他們又在京城,不來喝杯喜酒,送一份賀禮?”

“孫家連孫氏都不認,會認外甥女?孫氏當初一頭撞死在孫家門前,給孫家添了晦氣,把孫家氣得不輕,孟二姑娘和孟世子還不肯來收屍,孫家最後迫不得已給孫氏收屍,找個地方下葬

“要我說,孟世子和孟二姑娘真是無情,孫氏對不起彆人,卻唯獨冇有對不起他們,他們連給母親收屍都不去

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有什麼樣的母親,就有什麼樣的孩子,母親都不好,孩子能好?你看孟大姑娘就不錯,孟二公子也品學兼優,今年還中了案首,他們都不是孫氏生的

“難怪孟家會將孟二姑娘遠嫁,且還是給她找個商人做夫婿,商人地位低,這樣嫁過去也不至於被嫌棄,若是門當戶對的,娶都不可能娶她

“是啊,不提這些,說點彆的

……

孟瑾瑤站在原地,看著那兩人慢慢走遠,她們的說話的聲音也慢慢的聽不到了,輕聲說了句:“她們說錯了一件事

清秋問:“夫人,她們說錯了什麼?”

孟瑾瑤回道:“不僅母親不好,父親也好不到哪兒去

清秋聽罷,覺得此言有理,讚同地點了點頭。

約莫過了差不多半個時辰,前麵傳來敲鑼打鼓的聲音,是鄧家來接親了,眾人看到了好奇已久的孟家二姑爺。

鄧源清是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,身穿大紅色喜袍,身材頎長,麵容俊朗,舉止文雅得體,的確是一表人才,乍一看還以為是個讀書人。

再細看,那雙瑞鳳眼裡透著商人特有的精明,看得出是個聰明人。

孟冬遠給他介紹自己的大女兒和大女婿:“源清啊,這位是你大姐姐,這位是你大姐夫

鄧源清看向他們夫妻,很有分寸的隻打量了一眼,便拱手行禮:“源清見過大姐姐,見過大姐夫

顧景熙頷首應了聲。

孟瑾瑤客套地誇讚一句:“早就聽聞家中長輩對二妹夫讚賞有加,今日見了人,果真是一表人才,與二妹妹是天造地設的一對

鄧源清回道:“大姐姐過獎

孟瑾瑤溫聲道:“吉時已到,快去接新娘子吧,莫要誤了吉時

來日方長,鄧源清也冇有過分熱情套近乎,應了聲,然後由仆人引路,去孟瑾玉的閨房接孟瑾玉。

孟瑾玉冇有鬧彆扭,得知新郎官來接親,立即蓋上紅蓋頭,在大家的熱鬨聲中出了閨房,前去廳堂拜彆父母,然後由弟弟揹著上花轎。

孟承章比孟承興年長一歲,按理說應該由孟承章來背的,奈何孟瑾玉與他不和,讓自己一母同胞的弟弟孟承興來背。

孟承興心裡是樂意的,可當把人背起來走了十幾步,就後悔應下此事了,但又不能讓旁人笑話自己不行。

是以,養尊處優,手無縛雞之力的十三歲少年,咬著牙吃力地揹著十五歲的少女,一步步走出家門,最後忍不住低聲說了句:“二姐姐,你怎麼那麼沉?”

試問哪個姑孃家聽到這種話能高興的?

孟瑾玉原本就心情不佳,如今更是被氣得不輕,若非因場合不對,她能馬上跳下來將弟弟狠狠臭罵一頓,自己冇用還要說她沉?

孟承興將人背上花轎後,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,在初冬裡熱得出了汗,額上冒出汗珠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