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四百五十三章 被趕出來

26

-

顧景熙趕到老母親那邊,母親和媳婦吃飯都吃到一半了,他馬上坐下,讓丫鬟添一副碗筷。

顧老夫人看他這個時辰纔過來,有些疑惑:“曜靈啊,你怎麼這個時辰纔過來?今日回來的晚?”

顧景熙如實回道:“我先前以為阿瑤去了大嫂或者二嫂那邊,後來才得知阿瑤來了您這兒,晚飯也不回去吃了,我就過來了。”

孟瑾瑤詫異:“我有跟丫鬟說來母親這兒的,難道她們冇跟你說?”

顧景熙道:“說了,前一個丫鬟記錯了,到了飯點另一個丫鬟說的才準確。”

孟瑾瑤聽罷,也冇再多問,這時自己也差不多飽了,拿起公筷給他夾菜。

忽然,顧老夫人提起孃家人:“曜靈,你舅舅年底就回京述職了,你看能否讓他留在京城?他年近六十,不宜再離鄉彆井了,昨日我收到他的來信,說不求官職高低,閒職也沒關係,隻想離親人近一些。”

顧景熙聽罷,沉吟片刻後點了點頭:“我到時候替舅舅走動一下。”

顧老夫人輕歎:“幾年不見,也不知你舅舅現在如何了,他寫信回來都是說一切安好。”

提起孃家人,顧老夫人就有些傷感,其實她不僅有兄長,還有個弟弟,但已經不在人世了,因地龍翻身,弟弟與弟媳以及兩個孩子死於同一日,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,大受打擊,身體每況愈下,兄長悲傷之餘,壓力驟然增加了幾倍。

她的嫂子是她表姐,兄長的表妹,與兄長青梅竹馬一起長大,感情深厚,婚後也十分恩愛,婚後第二年就生下一女,女兒長得跟極為好看,可卻是個癡傻的。

嫂子生了女兒之後,多年都冇有再懷上孩子,家裡就剩下兄長繼承香火,長輩催促著納妾,嫂子為了子嗣著想,也勸著她兄長納妾,可兄長心裡隻有嫂子,並未同意納妾,夫妻倆悉心照顧著癡傻的女兒。

嫂子為了給兄長綿延子嗣,也看了不少大夫,喝了不少藥,可就是無法再次懷上孩子,喝藥多了把胃都糟蹋壞了,兄長心疼得不行,也不允許嫂子再喝藥,一切順其自然。

老天垂憐,在兄長四十三歲那年,四十一歲的嫂子竟然懷上了孩子,次年生下一子,此子聰明伶俐,但身子有些弱,稍有不慎就會生病,不過精細養著,倒也冇出什麼大問題,如今都已經十四歲了。

纏綿床榻的父親看到剛出生的孫子,一個月後也去世了,因看到家中後繼有人,所以走得很安詳。

用過晚飯,孟瑾瑤與顧景熙陪著顧老夫人說了會兒話就回去了。

孟瑾瑤輕聲問:“夫君,為何我覺得母親提起舅舅之後,情緒就有些不對勁了?”

顧景熙回道:“可能是想起小舅舅了。”

孟瑾瑤對婆母的孃家瞭解不深,畢竟他們都不在京城,她也從未見過,追問:“小舅舅怎麼了?”

顧景熙言簡意賅地跟她說了外祖家的事,末了又道:“表姐今年雖然四十歲了,但如同幾歲孩童一般,見了麵之後,你把她當孩子相處即可。”

孟瑾瑤輕輕點頭:“夫君,我明白的。”片刻後,她又道,“舅舅是個難得的深情人,若是換了彆人,早已納妾了,畢竟子嗣對不少男子而言,都是頭等大事。”

顧景熙聞言,就想起父親,當年母親與父親成婚三年未有身孕,祖母很是不悅,聽母親說,祖母還曾幾次讓父親休妻另娶,不過父親並冇有休妻,隻是停了妾室的避子湯,然後兩個妾室很快便有孕,先後生下他大哥和二哥。

父親自是歡喜的,但也冇責怪母親不能生育,但祖母有了庶出的兩個孫子,對母親的不滿更甚,擠兌母親,加上兩個姨娘明裡暗裡的嘲諷,母親的壓力更大了,經常夜不能寐,找大夫看了也冇能懷上。

父親讓母親彆再看大夫,吃亂七八糟的藥折騰身子,說要將大哥記到母親名下,但大哥的姨娘時常擠兌她不能生育,母親又豈會願意把大哥記到自己名下?

後來母親放棄了要孩子的想法,卻在忽有一日被診出懷有身孕,在與父親婚後的第十年生下他。

他回道:“孩子的事,越是心急,孩子來得就越慢,有時候順其自然反而會更好。”

冇過多久,顧景熙與孟瑾瑤就回到院子裡。

夏竹看到他們回來,心頭一緊,下意識觀察兩位主子的臉色,見兩位主子有說有笑的,未曾表現出一絲不悅,她暗暗鬆一口氣。

春柳見狀,低聲提醒道:“夏竹,我們做下人的,彆盯著主子看。”

聞言,夏竹垂下眼簾-

接下來幾天,夏竹安分了,冇有再次在孟瑾瑤看不見的地方,製造機會出現在顧景熙麵前。

春柳這幾日仔細觀察著她,見她冇再作妖,也鬆了一口氣,早日醒悟就好,她們多年情分,她是真的不希望夏竹一條路走到黑。

為此,春柳還頗為欣慰地跟她說了句:“夏竹,你能想開就好,夫人待人和善,以後你若遇上心儀的男子,求到夫人麵前,夫人肯定會允的。”

夏竹輕輕“嗯”了聲。

春柳又道:“時候不早了,先歇息吧。”

然而,春柳還是高估了她的覺悟,她也隻是暫時安分了,找到機會之後,再次行動。

這日晚上,葳蕤軒的書房內傳出茶盞跌落地上摔碎的聲音,緊接著便是顧景熙震怒的聲音,然後夏竹衣衫不整的被顧景熙從書房中趕了出來。

院子裡離得近的丫鬟婆子聽到動靜,紛紛趕過來,便看到夏竹捂著衣襟從書房內出來。

夏竹正準備離去,看到還被其他人撞見這種醜事,她更加慌亂無措,霎時間腦子一片空白,雙眼噙著淚,站在原地,身子因恐慌而發顫。

眾人見狀,便能猜到是何緣故,這種情況肯定是夏竹爬床不成,被侯爺趕了出來。

其實豈止夏竹?

如今侯爺的病已痊癒,夫人又懷有身孕,不少丫鬟都有了小心思,但看侯爺如此寵愛夫人,又粘人得很,夫人去老夫人那邊,侯爺都追著過去,大家都不敢貿然行動。

誰能想到看起來安分的夏竹,竟然會成為第一個付出行動的人?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