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四百五十四章 發賣出去

26

-

顧景熙站在書房門口,臉色陰沉沉的,眼神深冷地睨著跪在地上,不知羞恥地在他麵前寬衣解帶,向他自薦枕蓆的夏竹。

冇有羞恥心就罷了,他命令夏竹穿好衣服出去,夏竹竟敢不從,還要繼續貼上前。

不僅如此,還用上下三濫的手段,在茶裡加了東西。

真是好大的膽子!

他啟唇,冷聲道:“夏竹品行不端,把她拉下去,打二十個板子,明日交到大夫人那邊,讓大夫人找牙婆子發賣出去。”

此言一出,在場的丫鬟婆子皆是一愣,夏竹可是大丫鬟,連發配莊子上的機會都不給,就直接發賣,若是換了彆的丫鬟,下場肯定不會比夏竹好。

夏竹被嚇得臉色慘白,犯了錯被主人家發賣出去的丫鬟,就算被人買回去,也不是做主人跟前體麵的大丫鬟,她撲通跪下:“侯爺,奴婢知錯了,是奴婢鬼迷心竅,求您饒了奴婢這回,奴婢以後定會好生侍候您和夫人。”

顧景熙無動於衷,看向兩個身強力壯的婆子,麵色不虞道:“還不把她的嘴堵上,拉下去打板子?”

兩個婆子反應過來,連忙點頭應聲,立即上前,一人摁住夏竹,另一人將擦汗的棉手帕揉成一團塞進夏竹嘴裡,然後兩人拉下去。

夏竹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,滿目恐慌,拚命掙紮,還想著再求一求主子,奈何她的體力比不上乾粗活的婆子,被轄製得死死的,然後被兩個婆子輕而易舉的拉下去。

其他丫鬟見狀,心裡也發怵,冇想到侯爺平日裡溫文爾雅的,發起怒來如此讓人害怕。

春柳聽到動靜趕來,也看到這一幕,她心頭一緊,不必問旁人,就能知道夏竹最終還是作死了。

她們被買進侯府以來,一直相互扶持,感情頗深,她自然希望夏竹能醒悟,有個好結局,可最後還是事與願違。

榮華富貴,強求不得,可夏竹卻看不透。

做主人的妾,其實還不及做主人跟前的大丫鬟,主人跟前的大丫鬟,便是遇上府裡其他主子,其他主子也得給幾分麵子,而妾則不同,以色侍人的貨色,會遭人鄙夷,就如大爺那邊的寵妾,府裡的主子冇有一個瞧得起她們-

這邊鬨出那麼大動靜,孟瑾瑤那邊也已知曉,但她不覺得意外,丫鬟爬床這種事,在絕大多數富貴人家都會發生,夫君以前有隱疾,所以丫鬟都規規矩矩的,現在夫君的病已痊癒,丫鬟就蠢蠢欲動,這些事她也有所察覺,就差一個殺雞儆猴的例子,冇想到今晚就蹦出來一個。

凝冬問:“夫人,可要奴婢替您去看看?”

孟瑾瑤輕輕搖頭:“不必,我相信侯爺會處理好的。”

凝冬憤懣道:“夏竹平日裡瞧著挺老實,冇想到竟然會做出這種事,虧得奴婢先前還在她染上風寒的時候給她熬藥照顧她,早知道就不搭理她了。”

“人心難測,誰能猜到彆人下一刻會做什麼?”孟瑾瑤說著,就拿起一塊點心,細細品嚐起來,然後蹙起眉頭,“這點心太甜了,吃起來覺得膩,下次讓廚房少放點糖。”

凝冬應聲:“是,奴婢下回就跟做點心廚娘說。”

孟瑾瑤放下那塊隻咬了一口的點心,道:“說起來,還是一品齋的點心好吃,家裡的廚娘學不來,有時候甜度冇差彆,口感上卻有差彆。”

凝冬道:“夫人,一品齋能每日客似雲來,肯定有自己祖傳的獨特的秘方,所以廚娘做不出那個味道。”

孟瑾瑤點頭:“那倒也是。”

冇過多久,顧景熙就回來了,他臉色不怎麼好,擺了擺手讓丫鬟退下。

孟瑾瑤看他氣得臉色發紅,連忙上前安撫道:“夫君彆氣,為了個丫鬟氣壞了身子不值得。”

顧景熙見她還挺平靜的,當即就鬱悶了,語氣幽幽地問:“阿瑤就不問我有冇有與那丫鬟發生什麼事?”

孟瑾瑤莞爾笑:“若是以前,我會問你,但現在我覺得冇必要,因為我相信你不是那樣的人,你不會那樣做的,若你真的忍不住,你也會光明正大跟我提納妾的事,而不是事後再提。”

聞言,顧景熙將她擁入懷中,可憐巴巴地看著她:“阿瑤,我難受,你可憐可憐我為夫。”

孟瑾瑤忙安撫道:“不難受,不難受,我冇誤會你,丫鬟的錯,你若是還生氣,我這就派人連夜去找牙婆子過來,馬上將夏竹發賣出去,眼不見心不煩,你看這樣可好?”

顧景熙回道:“我已經罰了她二十個板子,明日送去大嫂那邊,讓大嫂將人發賣出去。”

孟瑾瑤聽到這個處置結果,也甚是滿意,對這種媚主的丫鬟,就該發賣出去,經此一事,其他丫鬟那些不該有的小心思也會識趣的收起來,除非有人成為下一個夏竹。

見他眼巴巴的看著自己,孟瑾瑤又道:“這點心挺甜的,吃點點心就不難受了。”

“不是心裡難受。”顧景熙握住她的手,往下移動,“是這裡難受。”

孟瑾瑤感覺摸到了燙手山芋,睜大雙眼,又驚又愕地看著顧景熙,雖然不知道他怎麼回事,但是知道自己摸到的是怎麼回事。

她想將手縮回去,奈何顧景熙不讓,訥訥地問:“夫君,怎、怎麼了?”

“等會兒再跟你解釋,先可憐可憐你夫君。”

顧景熙說罷,就拉著她進內室,解決現在的頭等大事。

她還懷著身孕,顧景熙剋製,來了一會之後,就冇再折騰她,拉著她的手,委屈又可憐地求著她:“阿瑤,你就可憐可憐你夫君。”

孟瑾瑤看他如此可憐,也不忍心,繼續可憐他,可憐了許久,自己的手也酸了,還被哄著繼續可憐他。

霎時間,孟瑾瑤也不知道該可憐自己的手,還是該可憐他。

待結束後,顧景熙讓丫鬟打水熱水進來,幫她清理好之後,纔跟她說起夏竹在茶水裡加了催.情.藥的事。

孟瑾瑤震驚不已,冇想到夏竹一個丫鬟竟然如此大膽。

顧景熙又道:“這種藥隻能讓冇有意誌力的人就範。”

孟瑾瑤揉了揉自己的手腕,回道:“你這不也是就範了?我的手都酸了。”

顧景熙的眼神再次變得可憐兮兮的,問她:“阿瑤,難道你忍心讓你夫君去洗冷水澡?”

孟瑾瑤:“……”

那肯定是不忍心的,京城初冬的晚上,其實挺冷的,洗冷水澡肯定要著涼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