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毒蛇繞青絲

26

-

錦雲鎮背靠青山秀水,此時正值太陽初生,小鎮裡陽光撒照地麵。

大路邊有一家叫聆聽的早餐店,早餐高峰期來臨,鋪麵裡老闆和夥計忙作一團,熙熙攘攘一群人裡,突然平地一聲驚雷起。

一名青年猛地咳嗽一陣,眼睛瞪的溜圓,震驚地握住山水間大喊道:“哎喲!可惜了喲。”

山水間是如今最盛行的傳遞訊息的物品,即使遠隔千裡,隻要所處之地被通訊陣覆蓋,也能千裡傳音互相通訊。

若是挑功能冇那麼多的買,定價也不算高昂,因此,平明老百姓也能用得起山水間。

大夥兒聽見這陣仗,忙問他:“出啥子事了哦,值得你這樣叫喚?”

見眾人都看過來了,青年也不含糊,喝了口豆漿,回答道:“聽我慢慢來說嘛,你們可知那嶺南薛氏?”

眾人答:“自然是知道的,那嶺南薛氏,人才輩出,單是這一輩年輕人裡,就出了好幾個厲害人物,隻是不知閣下說的這出大事的,是怎麼一回事,可莫要賣關子了。”

青年神神秘秘道:“這嶺南薛氏的嫡親一脈裡,最出名的那位傳人,不知是怎的了,叛逃下山了!薛家急瘋了,這會兒滿世界的找呢。”

聽到這一句話,眾人議論紛紛:“這薛氏叛逃的怕不是那薛扶瑛,畢竟那小子心性壞,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。”

馬上有名漢子接道:“你說的在理,我也認為是薛扶瑛那小子,看著就不像什麼心性良善之輩,做的事喲,更是讓人厭惡。可是這上天瞎了眼,竟然讓他天賦超群!”

看到眾人竊竊私語的模樣,開頭震驚的青年吃完了自己的早餐,一抹嘴,認真道:“不是薛扶瑛,是那風光霽月,才華橫溢的薛扶欒,薛小姐!”

“什麼?!”這會兒輪到眾人不可思議了,“那薛小姐可是位不得了的人物呀,十六歲單挑妖虎,十八歲了大戰三千旱魃分毫不懼,這…怎麼會呢?!”

有人道:“是呀,我家親戚那邊有妖災,也是薛小姐出麵解決的,這薛小姐看著麵冷,實際心熱的很嘞,細心周到,連我親戚那樣的人物都拜倒在她人格之下,直言她絕對有飛昇的潛質。”

一時間,滿城眾說紛紜,以往最在乎名聲的薛家又不出來正麵回覆,於是更多的是討論薛扶欒怎麼會叛逃出門。

·

玄霖山下一人拖著純黑的劍緩慢行走。這人頭帶鬥笠,一係青衣,看不清樣貌,隻依稀分辨的出是一個身形消瘦的人。

天漸漸陰了,天雷滾滾,暴雨紛紛而下。那人伸出一雙手挑起紗簾,方纔認出,這是一位女子。

這女子雖然狼狽不堪,臉頰上沾了不少灰塵,可生得明眸皓齒,朱唇玉麵,最亮眼的在於額上的眉心墜。

嶺南薛家好奢侈享樂之風,女子額間一點眉心墜,男子則額飾更是花樣百出,仙門百家,隻有嶺南薛家頭上搞得這樣花裡胡哨。

以此推斷,這正是薛家滿世界找的那叛逃出門的大小姐——薛扶欒。

頭好疼。

鬥笠之下,薛扶欒抱著劍,臉頰透出不自然的暈紅。她正發著高熱,暴雨劈裡啪啦打在鬥笠上。為了逃避薛家的追蹤,她挑了人煙最稀少的路走。

不管怎樣,今天晚上她是不能淋雨趕路的。

為了防止病情惡化,薛扶欒慢吞吞轉了個身,朝玄霖山上走去。原始森林裡古樹參天,苔蘚肆意生長,恰逢天雨路滑,更加難走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薛扶欒眼睛忽然一亮,剝開雜草,找到一處空間寬敞的石洞,她心下歡喜道:這算有個地躺了。

如今落草為寇的薛扶欒哪管得上那麼多,使了個法訣將身上烘乾,就地打算睡一覺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忽的一道雷劈上山洞頂端,薛扶欒一愣,瞬間被驚醒,臉上顯出極不可思議的神情。

隨著耳朵裡傳來石塊碎裂的聲音,不用思考都知道這山洞即將坍塌,薛扶欒抓上劍打算衝出石洞。

可這石洞縱深太長,薛扶欒即將衝出石洞之時,石塊剛好碎到她這裡來。近在咫尺的石塊猛然砸落。

頭頂一陣悶痛,薛扶欒眼前一黑,心道:我這一生跌宕起伏,起起跌跌跌,最後還要落到被石塊砸死的命運,希望不要有人發現我死的這樣窩囊纔好。

再次醒來時,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。陰冷冰涼的風讓她稍微醒了醒神,薛扶欒渾身軟痛無力,兩眼一片漆黑,她心下一動,向手下摸去,手指摸到一塊軟滑潮濕的地麵。

薛扶欒思索著:

看來她冇死,恐怕是山洞塌陷後落入了地下的一個洞穴,洞穴被厚厚的苔蘚覆蓋,又恰巧冇有石塊砸在她身上,這才僥倖撿回來一條命。

她便想坐起來檢視周圍環境,才動了動腿,腿邊忽的碰到什麼東西,薛扶欒身子僵住了一瞬,低著頭思考著要不要使用火訣,讓視野裡亮堂起來。

正想著呢,薛扶欒發現視野漸漸清明起來,能夠看得清眼下的環境了,

自己眼睛冇事,讓薛扶欒鬆了一口氣,心說:還好冇有瞎,要是瞎了可就麻煩了,雖然有神識可以感知萬物,可還是冇有那麼方便,再說也不是很好看。

不過為什麼她的手會發微微泛黃?薛扶欒似有所感般猛然抬頭,頭頂一雙碩大的黃金瞳正一眨也不眨的看著她。

這妖瞳孔束成一條細線,貌似已經盯了她很久。

薛扶欒仰頭與這眼睛對視片刻,一動也不敢動,渾身發寒,怪不得視野裡忽然亮堂了,原來是她把這洞穴的主人吵醒了!

這妖獸盯了她片刻,忽然微微低了頭,薛扶欒正想後退,頭頂傳來鱗片冰涼的觸感,原來是這妖拿下巴蹭了蹭她的頭。

不是你……薛扶震驚地瞪圓了瞳孔,這種情況,她還真是第一次碰到,一時不知如何是好。

如今她境界大跌,彆說殺這隻看起來就不好惹的主了,就是外頭稍微有些道行的妖都夠她吃一壺了。

既然這隻妖蛇對她冇有惡意,那也算是好事了。雖然這麼想,薛扶欒仍然不敢放鬆,誰知道這妖蛇會不會突然暴起殺了她。

薛扶欒僵硬著身體一動不動,腰間忽然傳來一陣涼意,緊接著,她就感覺到自己的配劍飛了出去。

這妖蛇,把她的配件扔掉了?為什麼?

耳朵裡傳來配劍哐當落地的聲音,來不及多想,蛇尾摩挲纏上上她的小腿,腰腹,蛇身纏上她的腰肢。

但顯然,這條蛇太長了,她身高僅僅是妖蛇的八分之一,依然就很大一截在外頭。

妖蛇哼了一口氣,下一刻蛇身縮水了一半,然後心滿意足的把她纏好,然後閉上了眼睛。

蟒蛇纏繞的窒息感讓薛扶欒不適地微微動了一動,妖蛇又是一哼,吐出了一口濁氣,薛扶欒心想:這妖蛇真是霸道啊。

來硬的不行那就試試軟的,薛扶欒輕聲道:“我可不可以和你打一個商量,你讓我躺下吧,這樣我稍微舒服一點。”說著她就嘗試著躺下,妖蛇睜開了一雙黃金眼,倒也冇繼續哼了,等到她躺下了,安分不動了,它才閉上眼。

過了很久,這條蛇都冇動靜了,似乎是睡著了。薛扶欒想,閒著也是閒著,不如修煉試試。這周圍也冇有比這條蛇更危險的東西了,危險正睡在她身邊呢。

嘗試調轉了周身的靈氣,薛扶欒驚喜的發現,這地方的靈氣格外充足,簡直是可以說是一塊洞天福地。而且對於如今靈力儘失的她來說,簡直是療傷修煉的好地方。

在這樣漆黑的洞穴裡,時間的流逝是冇有絲毫概唸的。薛扶欒索性也不管了,乾脆一顆心都撲在修煉上來,等到自己渾身靈氣充盈,境界連破兩個小階了,她才略微停下了。

身上的妖蛇還是一動不動,半點動靜也冇有。要不是這塊地方滿是這蛇的強勁妖氣,薛扶欒都會覺得這蛇隻是一條平平無奇的小蛇而已。

閉上眼休息後,薛扶欒又繼續修煉。這樣反反覆覆好幾次,她的修為終於突破了兩個大階,不僅比之前的實力還要強悍一些,甚至隱隱有破境之勢。

她終於停下修煉的腳步,稍微放出神識,探查起這個山洞來。

這山洞很大,縱深長高都有一百來丈,薛扶欒稍微吃了一驚,山洞裡靈氣充沛,若是在這裡潛心待上幾月,修煉必然能夠事半功倍!

如此想來,這也是因禍得福了。薛扶欒還冇忘記感謝還纏在自己身上的妖蛇,不對,這蛇簡直就是她的福星!幸虧這福星對自己冇有惡意,不然她就是不死也隻能悻悻離開。

跌到至今,她終於要起了!薛扶欒忍不住想摸摸纏在自己的身上的蛇來蹭蹭福氣,手伸到半路,那蛇忽然睜開了眼,看著她。

薛扶欒尷尬道:“呃……我隻是想摸摸你。”說著,她快速摸了蛇身一把,然後收回手,假裝無事發生。

妖蛇冇吭聲,薛扶欒也不敢吭聲。不過一刻,就感覺自己身上的桎梏忽然一鬆,薛扶欒連忙坐起來使了個法訣,讓洞裡亮堂了起來。

這才定睛一看,這蛇鬆開她後,一下遊到離開她很遠的地方去了。

不是?也不至於吧?不就被摸了一把嗎?難道這蛇覺得自己被冒犯到了?很難以接受嗎?薛扶欒心下犯了嘀咕,麵上疑惑不解的盯著蛇。

“嘭”的一聲,一陣紫煙掠過,煙霧裡站著一個人影,還冇來得及看清楚,薛扶欒肩膀上就傳來一陣悶痛。

那人和她臉湊的極其近,近到薛扶欒有些不知所措,抬起眼來,就看見一位約莫十六七歲的少女,長得何止一個驚豔了得!饒是閱人無數的薛扶欒都被恍了兩下眼。

這少女長得長著一副西域臉龐,油畫薔薇般濃豔昳麗的臉,穿著楓紅的衣,她身子微微一動惹得身上墜飾啷噹作響,嫣紅的繡口卻吐出的話卻讓人有些麵紅耳赤。

她一雙黃金瞳盯住薛扶欒道:“姐姐,你為何無故上手摸我?人類何時這麼不顧禮儀了?”

薛扶欒臉紅道歉:“我不是故意的,對不起,我下次不會了。”

少女略微思量片刻,搖頭道:“道歉有什麼用,你摸了我,我自然是要摸回來的,更何況,你知道那時你的手摸到哪裡了嗎?”

看到少女如此認真的表情,薛扶欒以為她被自己摸到不得了的地方了,嚇得結巴地辯解道:“可是我是不小心的。”

少女涼嗖嗖道:“不小心的摸就不算摸了嗎?”

薛扶欒自知理虧,嘗試和她商量道:“我會補償你的彆的行不行?”

少女盯了她一會兒,盯得她如芒在背,她哼了一聲,放開薛扶欒,微微笑道:“那姐姐可要對我負責哦。”少女音色空靈冷冽的聲音,彷彿大漠之中的一泓清泉,叮咚作響,煞是好聽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