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2章 消失的經典歌曲

26

出租屋內。

“下麵播報娛樂新聞。”

“據悉,一週前,國內某當紅女歌手被爆和天下娛樂公司決裂,不惜支付天價違約金,從此進入半隱退狀態。”

這個世界的文娛很發達呀,連普通的娛樂新聞也上cntv-15了。

電視機裡,一則新聞播報引起了蘇遠星的注意。

他抬起頭盯著眼前“天下娛樂”西個字眼,眼神裡閃過幾分莫名的意味。

“又是這個公司......”“如此說來,他們內部有不少‘秘密’啊。”

想到這裡,蘇遠星停下了手中的筆,走到電腦桌前,打開了前世他最熟悉的電腦。

......根據原主的記憶,藍星的娛樂產業和地球大相徑庭!

這個世界,缺少了很多歌曲,很多影視,很多綜藝。

尤其是歌曲。

而且是00年代的首歌曲,前世幾乎耳熟能詳,可在藍星,卻寥寥無幾。

要知道,2000年到2009年,可是公認的華語樂壇鼎盛時期呀!

蘇遠星偏不信邪,繼續在各種網站上搜尋著,甚至通過某種手段,翻牆去了外站。

結果全是“查無此歌”。

這樣看來,作為穿越者的蘇遠星,可以無限使用這些資源。

這也是他敢於和天下娛樂叫板的最大底氣。

如今的音樂榜單上,最火的歌都是一些狗都不聽的爛歌。

如果這些口水歌、裁縫歌、重金屬歌都能火,甚至動輒幾億播放,那前世的那麼多經典名曲放到現在......“堪稱鬥地主裡,西個二帶倆王!”

念頭至此,蘇遠星心裡的不適感一掃而空,眼底湧現出一股衝動。

這讓他想起了,農夫三拳的廣告詞。

“我們不生產歌曲,我們隻是歌曲的搬運工。”

《七裡香》《我們的愛》《勇氣》《江南》《日不落》《super star》《歐若拉》......這些缺失的歌曲,隨便拿出一首,都能在如今的華語樂壇殺瘋!

況且,自己本來就學的聲樂,專業對口!

再加上,自己腦海裡還有很多電影、電視劇、綜藝的藍本......“誣陷我抄襲?”

“那我就用實力來打你們的臉!”

蘇遠星剛剛在紙上寫的,正是前世周董的經典之作——《給我一首歌的時間》的詞曲。

它雖然算不上週董最能打的歌,但碾壓現在的“神曲”還是綽綽有餘。

這首歌在地球還有“雙J”演唱會的名場麵、“人類高質量男性”等等典故加身,也是蘇遠星前世最喜歡的的歌曲之一。

這一世的自己是編曲大師、樂隊主唱,所以還原這首歌的難度不大。

現在的當務之急,還是得好好摸透這個天下娛樂的底。

但對於前世被圈內人譽為“新生代黑客之王”的蘇遠星來說,一切都不是問題。

......三天後。

“蘇遠星抄襲”這件事的熱度降低了許多。

果然,藍星的網絡娛樂生態和地球差不多,一般所謂的“爆點事件”都火不了多長時間。

蘇遠星忙完編曲、錄歌和發歌這些事之後,趁著這個機會回了趟父母家報平安。

和地球一樣,他的母親叫劉英紅,是某國企的會計,父親叫蘇士剛,是一所大學的教授,一家三口住在燕郊的幸福家園小區。

這個世界的他能走上音樂這條路,少不了父母的理解和支援。

事實證明,自己就是吃音樂這碗飯的最佳人選。

可發生“抄襲風波”過後,父母體會到了混跡娛樂圈的危險性,看著那些無情的網曝和瘋狂的跟蹤行為,他們的態度也跟著發生了不少改變。

他們倆現在隻希望蘇遠星能有安穩的生活,儘早成家結婚,好讓他們抱上孫子孫女。

這不,剛回家不到半天。

自己的母親大人就開始了她“先禮後兵”的勸說。

“遠星啊,明天上午彆忘了去相親啊。”

“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,都二十五了,感情還冇個著落。”

劉英紅話剛說到一半,卻見自己兒子的臉立刻垮了下來。

“怎麼?

你不願意!”

“不願意的話......”麵對這種架勢,蘇遠星哪敢不從,隻能低下高傲的頭顱,老老實實地點頭答應。

見狀,劉女士瞬間喜笑顏開,連忙拿出手機給他介紹。

“遠星你看,這是你齊阿姨的女兒,她們家都在知名企業工作,家庭條件很好。”

“她跟你差不多大,姓宋......”蘇遠星剛聽了一句就神遊天外了,腦海裡思考著幾天後記者釋出會的應對策略。

至於相親......走個過場就好吧。

......8月6號,早上八點。

幸福家園小區。

“叮鈴鈴——叮鈴鈴——”一陣響亮的鬨鈴聲,喚醒了睡夢中的蘇遠星。

他從床上爬起,睡眼惺忪,兩手胡亂摸索著手機,想儘快把鬨鈴關掉。

昨天晚上,蘇遠星幾乎在電腦前熬到了淩晨三點,終於複原了一個前世最得意的良性木馬程式。

數據機器人這是蘇遠星給它起得名字。

2017年,短視頻平台剛剛興起不久,所有的規則和技術都處於初始階段。

況且,前世的蘇遠星對這些技術尤為熟悉。

所以他的數據機器人,能非常輕鬆的入侵音符和小手等應用的後台,從而達到“人工水軍”的效果。

僅僅三天,在蘇遠星的一係列推流量、吸流量和引流量的操作下,《給我一首歌的時間》的熱度己經達到了一個小**,頻頻登上各大熱搜榜前列。

在短視頻和部落格的帶動下,這首歌在酷貓音樂、pp音樂和網抑雲等音樂APP上的播放量也是節節攀升“冇想到,前世爛大街的操控流量手段,在這裡竟然成為了絕殺。”

“不過現在是非常時期,隻能用這種手段了。”

蘇遠星一邊洗漱著,一邊感慨著。

看著鏡中越來越像“乞丐”的自己,瞬間,他感覺一股電流穿過身體。

今天,我好像有事要做吧。

還是一件大事。

到底是啥......蘇遠星刷牙的手猛然一頓,腦海中想起了母親大人的“殷殷囑托”。

“我嘞個去——!”

“怎麼把相親這事兒給忘了!”

霎時間反應過來,他連忙收拾自己的行頭,抓緊時間捯飭一番。

自己雖然不把相親放在心上,但該講的禮數還得講,總不能失約吧。

臨出發前,蘇遠星再次粗略地瞥了一眼手機上女方的資料。

“上午10點,薇草咖啡屋......”“宋小姐,戴眼鏡......”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